游戏成瘾手机依赖 农村孩子很“受伤”

游戏成瘾手机依赖 农村孩子很“受伤”
2018-09-20 09:56 人民网
如不符合签订协议的条件,房企应如实将原因告知购房人,并做好相关解释工作。

  如果想毁掉一个孩子,就给他一部手机。对于农村孩子而言,这绝不是危言耸听。

  暑假刚结束,在广州建筑行业打拼了近15年的王宏建,就返回了老家湖南省岳阳县。促使他作出这个艰难决定的,并不是逐渐清冷的市场,也不是在老家找到了更合适的工作,而是留在老家即将上初中的一对儿女。他们沉迷于手机游戏,“几乎就要荒废学业了”。

  截至2018-09-20,中国网民规模已达到8.02亿,互联网普及率为57.7%。在这个庞大的人群中,智能手机给农村孩子带来了怎样的影响?当网络的便利惠及大部分人群时,为何游戏成瘾、手机依赖会让农村孩子更容易“受伤”?

  1、青少年网民数量庞大

  平时,王宏建和妻子远在广州务工,儿女由爷爷奶奶看管。原本对于儿女沉迷手机游戏,仅仅是“隐隐的担忧”,但是暑假里,他被“彻底激怒”。

  这个暑假,孩子们完全“放飞自我”了。儿子王宇轩多种手机游戏轮番上阵,不分昼夜。满格电池的手机,半天就没电了。有时,他就直接坐在电源插座旁,边充边玩。王宏建说,“女儿也好不了多少,追剧、刷抖音、看直播,不亦乐乎”。

  王宇轩告诉记者,他的同学几乎人手一部智能手机,“总会有人凑成一局联机游戏。平时上课不能玩,下课后,躲开老师就能开始”。暑假天气热,又不能游泳,对于他来说,在家玩手机是“最好的选择”。

  “除了吃饭、睡觉,就是盯着手机,根本不与人交流,一天就这样过去了。”无奈之下,远在广州的王宏建给父母支招,让他们把孩子们的手机没收并藏起来,可不到半天,又会被孩子们翻出来。爷爷每次都叹气,“根本管不了”。

 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(CNNIC)曾多次发布《中国青少年上网行为调查报告》,2015年青少年网民规模达到2.87亿,6—18周岁的比例为51.9%,18—24岁的比例在48.1%,其中农村青少年网民比例为27.6%。据估算,农村青少年网民约近九百万。

  当年的统计显示,青少年网民平均每周上网时长为26小时,小学生、中学生的周上网时间分别为14.9小时、22小时,平均每天超过2个小时。

 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,这些数据依然呈上升趋势。

  2、“网络诱惑”和“学习动力”此消彼长

  面对网络的吸引,由于缺乏监督,农村孩子毫无抵抗力,反而更“受伤”。

  当智能手机“入侵”农村校园,许多学校的做法是出台“禁令”——禁止带手机入校。但记者调查发现,这种做法收效甚微,总有学生“想方设法”在校园内玩手机。

  为了获得手机的使用权,农村孩子们往往与老师们“斗智斗勇”。一些农村寄宿制学校管理上不到位,老师检查完之后就回去休息了,有同学会拿出手机玩到深夜甚至通宵。

  河南省温县杨磊镇中学教师刘素梅告诉记者,有学生经常在就寝后躲在被窝里玩手机,看视频直播,白天上课打不起精神,“不到一个学期,成绩一落千丈”。

  更让刘素梅无奈的是,当她把这些事情告诉孩子爷爷时,老人根本认识不到事情的严重性并回应道:“我孙子可厉害了,手机啥都会玩,我都不会。”此后,孩子依然手机不离手。

  东北师范大学(分数线,专业设置)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副教授凡勇昆长期从事农村教育、留守儿童研究,在多次实地调研时也接触到此类现象。他表示,农村孩子家长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认识不到孩子沉迷手机的危害。尽管他们也会认为“玩手机对孩子不好”,但很多人的态度依然是不重视、推卸责任或刻意隐瞒,有些家长甚至以此炫耀自己的孩子有多厉害。

  对农村孩子来说,“网络诱惑”和“学习动力”此消彼长,与智能手机相伴随的是新的“读书无用论”在农村蔓延。

  去年,手机游戏《王者荣耀》推出了“防沉迷”的三大措施——限制登录时间、父母一键禁玩、加强实名认证。但是一年多过去了,这些防沉迷措施在农村地区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,并未改变农村学生沉溺于游戏的基本事实。有报道称,有些学校门口的小商店则专门为学生提供充电服务,充一次电两元钱,而有的学生则备有充电宝。

  “由于群体的特殊性,农村孩子沉迷手机的问题更加突出和严重。”凡勇昆表示,目前大量农村孩子的父母外出务工,这些留守儿童虽然有监护人照顾生活,但学习和生活习惯相对较差,缺乏有效监督和引导,处境仍然不乐观。

  3、增强自主管理意识和能力

  陕西省渭南市高塘镇离城区25公里,曾在这里支教的大学生李姿(化名)在上课时发现,“有学生趴在桌上把手机藏在桌底下玩,有玩游戏的,也有看小说的。”课后,一些没有手机的学生甚至缠着支教老师索要手机。

  上个学期,她原本打算将“合理使用智能手机”的主题纳入拓展课程,但被“意外打断”,每次开展拓展性的课程时,总会受到家长质疑:“怎么不好好上课,光是带着孩子瞎玩。”

  李姿曾有意引导学生合理使用手机,但是当她真正着手准备时却发现,“这个答案太难找了,关键是我自己也不知道”。

  “沉迷游戏最大的责任不在孩子自身,而在其监护人、同伴群体、学校和社会。”在凡勇昆看来,一旦孩子沉迷手机,不应该对其一味横加指责甚至谩骂,而是要反思其所受到的教育方式。“既要重视,也要保持足够耐心。对于那些沉迷手机的孩子而言,想要效果立竿见影也很难。放任虽然不对,但采取绝对高压、谈手机色变的心态也没有必要。”

  因此,凡勇昆建议,在防止农村孩子沉迷手机的问题上,农村学校宜采取“类型化思维”,即针对不同年龄采用不同方法。幼儿园和小学阶段的孩子普遍在乎老师的态度,这时就需要教师在教育教学中渗透,甚至倾向于多制定和使用硬性规定;中学生更在乎同辈群体的影响,因此利用同伴的力量,效果可能会更好。引导、控制、治疗等方法要注重对象,对于存在沉迷风险的学生,则可以鼓励他们多参加线下活动,转移注意力。

  一些实践经验表明,不同年龄阶段的孩子更愿接受和遵守自己制定的规则,增强农村学生自我管理意识可能是答案之一。

  家长、教师都有必要在制定“手机使用规则”的时候,让孩子参与进来,增强他们的自主管理意识和能力。凡勇昆表示,在制定规则的时候可以使用“底线+约束条件+奖惩”原则,其中“底线”可包括尊重孩子合法权益、不影响身心健康、不影响社会交往,“约束条件”可包括时间、空间、时机、内容,“奖惩”可包括不同的奖励和惩罚措施。“一旦树立起自我管理的意识,不仅能够避免沉迷手机的风险,对于孩子的学习、身心成长都大有裨益”。(记者 陈鹏)

       实习编辑:孙雯          责任编辑:张梦媛

农村手机游戏